【胜出】爆豪先生,我喜欢你

  • 是明星咔Xcp画师久

  • 我觉得这个梗超可爱啊!

  • 小学生文笔随便看看就好  

  • 胜出only




绿谷看着眼前这个拥有奶金色头发和帅气面庞的男生,第一次觉得——

 

人间真是太值得了。

 

他们是从漫展上认识的,但是也不能算是认识。当时绿谷忙着给买cp本子的小女生们画签绘,一点也没注意到长长的队伍里夹了一个明显比其他人都高了一截还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可疑人物。

 

“好的,谢谢您喜欢我的作品。”绿谷的笑容就像是天使,上一个买了本子的女生红着脸跑走的时候想着。“喂。”透着口罩,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很不真实。绿谷刚想说“你好”,却突然定住了,因为这个人明显看起来就不像是心甘情愿来买东西的人啊,他是来抢劫的吧?绝对是的吧!虽然这么想着,绿谷还是扬起笑容,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好,请问您…”“给我一本这个。”爆豪指了指离他最近的那本——那是绿谷觉得画的并不是特别好的一本,之前原本说是不印的,但是粉丝却强烈要求他印出来,只有十几本也好,绿谷本来也是个心软的人,被这样一请求,也就答应了,虽然这本卖的也不错,现在就还剩两本了,但是眼前这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人应该是帮女朋友买的吧。“那个…要不您换一本?我觉得这本本子我画的并不好。”绿谷挠了挠后脑勺。“你画的都很好。”爆豪侧过头说道。把钱放在桌上拿着本子刚准备要走,绿谷就叫住了他:“那个,不用签绘吗?女朋友会生气的吧?”爆豪明显愣了愣,不知道从哪里抽了张纸出来,抓起绿谷桌上的笔写了写,然后凑到绿谷耳边说:“加我LINE,我现在有事……麻烦你了。”说完就跑开了。绿谷在原地呆了一秒,然后把纸条塞进口袋里,对下一个女孩子说:“你好。”

 

 

爆豪看了看手中的本子,心中无比复杂。

 

 

要是让经纪人看到他买这样的东西,肯定又要怀疑他的性取向了。

 

 

爆豪胜己是当红的影视明星,被一些娱乐圈的老前辈赞誉为“天才”,他几乎什么都会,唱歌,跳舞,演戏,家务,情商貌似也很高的样子,但是他的脾气比娱乐圈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臭,这也是他黑粉多忠实粉也多的一点。都说人红是非多,爆豪原本应该接受经纪人的建议,跟其他的女明星传传绯闻什么的,但是他偏偏就是不干:“我不需要绯闻。”表面上是这样对媒体说的,但是经纪人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听到他说:“啊啊这些老妖婆为什么要老子陪她们闹啊?还不嫌私生饭多吗?”所以至今也没有接受一场绯闻,有几次经纪人切岛真的忍无可忍了,挂着面条泪问:“爆豪啊!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一场绯闻啊?你这样我都要怀疑你的性取向了啊!”“哈?老子为什么非要喜欢女人啊?”爆豪直接把手里的酒杯丢过去,幸好切岛带了爆豪这么久,也是懂得他的脾气的,快速一闪,换上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语气:“不会吧……爆豪,你是gay啊…..”“去你妈的,老子才不是啊!”爆豪都快冲上去打切岛了,他才赶紧说:“不是!你不会这么多年了,还没有喜欢的人吧?”爆豪的脸已经扭曲到可以可以被称为凶神恶煞了:“……啊?”后来切岛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其实爆豪是不知道有关于他的cp这回事的,因为他既不传绯闻,也不跟别的明星有什么接触,知道他有一次闲着无聊逛推特,才发现有一种叫做“爆我”的cp,大概就是粉丝们想的爆豪胜己和自己的相处方式,爆豪越看越烦。“什么啊…..老子会那样吗?这些人到底是不是老子的粉丝啊?老子怎么可能跟你说我爱你这么恶心的话啊?我操。”刚准备关掉推特,却又跳出来一个叫人偶的账号,发了一张画有穿着演出服,手上托着一只加了笑着表情的绿球藻,眯着眼睛唱歌的爆豪,明明刚刚才发出来,却已经有超过两万人点赞的恐怖热度。爆豪歪头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画的挺像的啊,比刚才那些好多了。他看着屏幕上的“爆豪”,鬼使神差的点开了人偶的资料。

 

就在昨天人偶还发过一张自拍照,他抱着一个印有爆豪全身照的等身抱枕,笑的灿烂。绿色的头发被窗外的风吹得歪到一边,脸上的肉把苹果肌上的雀斑都挤在一起,眼睛很大的样子,眯起来也可以看到里面的碧绿。好像宝石。爆豪这么想着,又往下划了划人偶的主页,后面就都是一些产出了,都是关于爆豪和另外一个有着绿色头发的男孩子的日常,比如“我和爆豪同居的话”“我和爆豪一起逛街的话”这一类的作品,都是画作,却很少有上色,无意间按到评论区,看到一句话是这样问的:“人偶太太!为什么从来不画车呢?您的人体超级棒的!”下面一行是人偶的回答:“那个…..虽然我很喜欢爆豪,但是没有想过那样的事情啦,麻烦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了哦,谢谢你喜欢我的作品!”爆豪挑了挑眉,他知道这是个男孩子,但是他不奇怪有一些男性会向他示好,因为这个人不仅才华上挑不出毛病,就连脸也长得宛如神袛,硬朗的下颚线条和张扬的金色头发,还有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红宝石一样的眼睛更是让人觉得想要靠近,因为他的长相就又捞了一波男粉女粉,其中有同志也不足为奇。但是这个男孩子是这么单纯的吗?明明已经二十岁了,跟他是同样的岁数啊。“喂爆豪,活动要开始了,走吧。”切岛从门槛那里探了个头出来,对着还在玩手机的爆豪说。“知道了。”爆豪皱眉关上了手机,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出去了。

 

 

这是他的一个纪念演唱会,用来纪念他出道一周年的,所有同届出道的新人都羡慕嫉妒爆豪的运气和实力,仅仅一年就收获了几百万的粉丝,说到底还是他长得太好看了吧?!

 

爆豪刚走上舞台,台下就响起了惊雷般的尖叫声,他有些烦躁的捂了捂耳朵,周围随即无声。他突然笑了笑,对着话筒小声的说了一句:“你们都是来看我的啊?”说这话时那双如鸽子血般的眼睛不听话的朝台下望了一圈,望到那颗捂着嘴一抖一抖的绿藻头时顿了一下,若无其事的转移了目光,打了个响指后,演唱会开始——

 

绿谷这辈子都没想到会跟自己的爱豆对视,以至于他回到家了以后开心到抱着他那个等身的爆豪抱枕打了好几个滚。然后突然想起明天还有签售会,因为心情好,还在自己的推特上上传了一张刚刚拍的照片,照片还配了一句话:明天见啦~,上传完就早早洗好澡睡觉了。

 

 

爆豪在酒店洗了个澡后看到了绿谷在推特上发的照片,那双绿色的眼睛在灯光的反射下显得更加明亮了。“……明天见?”他翻了翻下面的评论,都是说明天在哪里哪里有个签售会的,时间是在中午的两点半前结束。真是巧啊,他档期刚好从两点半开始。爆豪这么想着,他想真的看一眼那双漂亮的眼睛,也想看看那双眼睛的主人被挤起来的对称的不真实的雀斑,。

 

 

现在的绿谷,非常的不知所措。

 

“这个真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吧…..?”他犹豫着把号码发出去,不久就收到了同意的消息,他试着发了一句:“你好,请问想要什么样的签绘呢?”对方显示已读,但是没有回复,绿谷想着看来这个人还在忙啊,那还是等一等吧,于是又开始琢磨起爆豪的新节目,是一个直播访谈,主持人是端庄优雅的女性,坐在两张沙发的其中一张上跟观众讲今晚要讲的内容,旁边的爆豪看着手机,瞟了一眼镜头又放下。“好的,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当红的小鲜肉爆豪胜己先生!请问爆豪先生现在准备好接受快问快答的环节了吗?”“啊。”爆豪回了一句。完全没有礼貌啊!绿谷在心里这么说。“请问现在的爆豪先生打算怎么发展下去呢?”“就这样一直下去。”这样的回答让女主持有点尴尬,但是她还是非常有职业素养的把话接了下去:“看来爆豪先生非常有信心呢,下一个问题,爆豪先生为什么觉得传绯闻是不需要的呢?”“因为我可以靠别的出名。”“那爆豪先生有没有情感上的问题呢?””没有。””爆豪先生有没有喜欢的人呢?”“……这算个人隐私了吧?”“既然爆豪先生这么说了,那就是有吧?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女主持貌似很想给爆豪挖个坑,这样一看就知道她也是爆豪的粉丝了。“很……好看。”爆豪回想起今天看到绿谷的样子,眼睛真的很大,圆润的鼻子会时不时皱一下,脸上的雀斑像是两个菱形,笑起来的的时候全都聚在一起,很可爱。耳朵微不可察的红了一点点。

 

一整个访谈下来,爆豪觉得这个节目是越来越无聊了,于是跟切岛说,下次别接这个节目了。可是切岛却一脸愁容的拿起手机,把屏幕亮给他看。

 

 

满屏都是“我失恋了”“完了”“我要去死”这样的字样,切岛扶了扶额头:“你觉得怎么办?”“能怎么办,就这样办。”说着他就用切岛的手机发了一句:刚刚节目组说今天的节目是女主持在开玩笑诶~少女们不要难过啦。“我靠!你认真的吗?这样谁会信啊?”切岛抢过手机,但是评论下面明显是信的人比不信的人多了不知道多少倍。果然是人长得帅什么都有理吗。切岛自暴自弃的想着。

 

 

爆豪想起来他今天把LINE给了人偶,于是赶紧抓起手机,看到人偶的信息后马上回道:“我能不能去你家里看你画。”发完爆豪突然很想撤回,因为这样实在太像变态了。

 

绿谷看到了爆豪的回复,马上就答应了,也没想过什么别的,就觉得反正自己是男生,也不会怎么样吧?而且也是粉丝来着。约定好了时间以后,绿谷回了句时候不早了,我先睡了晚安就直接睡着了。

 

爆豪开始挑明天的着装,他甚至在想要不要明天打发胶,然后又想到不能暴露在大众眼光下,就打电话给切岛:“喂我明天要去见人,行程推掉。”“?????喂你疯了吗?明天有一场很重要的活动啊?”切岛当时还在刷牙,但是惊讶已经让他顾不上牙刷了。“废话怎么这么多,我说推掉就推掉。”“怎么,那个人很重要啊?”爆豪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像是很在意,但是能算是特别重要吗?切岛没听到他的声音,就接着说:“不是非常重要的人的话就不要把那个活动推掉啦,那个活动真的……”“是很重要的人。”爆豪坚定的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让他觉得比那个笑容更加美好了。

 

爆豪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位置,他觉得这个叫人偶的家里实在是太绕了,就他找这个地方的功夫就出了一些汗,还好他出门的时候喷的香水能盖住这个味道。他忐忑的敲了敲门,他带了口罩和帽子,不知道他还认不认的出来。绿谷还在漱口,听到敲门声就赶紧跑过来,还含着牙刷,鞋也没穿,打开门就看到那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奇怪的人,他昨天还特地收拾了一下家里,让原本乱的出奇的房子干净了那么一点点,可是爆豪还是看着不爽:“你家里怎么这么乱,平时不整理的吗?”绿谷刚刚关上门,听到这话后不好意思的用食指挠了挠脸:“对不起啊…..我一般在家里很少整理的,让你见笑了。”爆豪让他先去把牙刷好,然后自己就开始着手帮他搞家务。

 

绿谷一从厕所出来就看到把帽子口罩摘了的爆豪胜己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看着手机,周围都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可是现在绿谷已经没有余光再去看别的地方了,他的嘴张大,嘴里说的话也断断续续:“爆……爆豪……”爆豪笑了笑:”有什么好惊讶的?”“肯定会惊讶的啊!”绿谷觉得手都不知道要放哪里,只是握得紧紧的,两只眼睛就这样盯着爆豪的脸,生怕他跑走了一样。“喂,不是问我要画什么样的吗?”“是……是!”“你叫什么名字啊?真名。”“啊?绿谷……绿谷出久……”“见你连家务都不会做,貌似也只会画画啊?就叫你废久算了。”绿谷还沉浸在“爱豆来我家了”的惊喜的开心当中,没有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对他的人生会有大的改变。

 

“画你自己。”“啊?”绿谷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说,画你自己。”爆豪没耐心的再重复了一遍。“就这样吗?”绿谷还是没有发现他来自己家的目的,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啊??老老实实的开始画自己的画像,爆豪就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那个……爆豪先生是有喜欢的人了吗?”绿谷从数位板中抬起头,眼神对上爆豪的眼神,碧绿的眼睛像是在发光。爆豪现在才发现自己刚刚在发呆:“啊。”就是你小子吧。“真好啊。”这次不一样,爆豪清清楚楚的看见这个家伙的眼睛暗淡了一下,什么啊?你这不是喜欢我的吗?“这样以后爆豪先生就不会有cp粉了吧。”绿谷画着的手突然顿了顿。“谁说的。”爆豪看似漫不经心的说。“诶?”“不会有那种东西的话我觉得你会更开心吧?”绿谷是真的开始懵了,又“啊?”了一下。“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蠢啊。”爆豪凑近绿谷的脸,用薄薄的嘴唇在他左脸的雀斑上轻轻地蹭了蹭。绿谷用他毕生最快的速度弹开,整个脸都快要烧起来:“爆……爆豪先生?”爆豪的耳朵已经红的快要跟绿谷的脸一样了,但还是恶声恶气的说:“给我个答复啊,混蛋废久。”绿谷小心翼翼的坐回爆豪的身边,用极其微小的声音说:“爆豪先生是真的喜欢我吗?明明也有这么多人喜欢你,我在这群人里面多渺小啊。”“可是我就是……就是喜欢你了不行吗。”爆豪第一次觉得日文这么难念,他偷偷用眼睛望绿谷,谁知道他在用手捂住嘴笑,爆豪突然就怒了:“喂你这家伙,到底在笑什么啊。”“爆豪先生,我喜欢你。”

 

爆豪觉得脸上很烫,该死,发烧了吗。

 

 

 

 

———————————我是分割线——————————————

事后。

咔:废久给我换个称呼,明明我跟你一样大整天先生先生的感觉我比你老很多的样子。

久:那叫什么好?胜己?

咔:不要,那样好像我家那个老太婆。

久:啊爆豪先生不能这样说自己的母亲哦。

咔:快点给我想!

久:爆爆?小胜?总感觉这样叫好可爱诶。

咔:就最后那个。

久:小胜吗?原来爆……小胜是这么注意细节的人啊。

咔:我不想你跟那些人一样叫我……(超小声)

久:爆豪……小胜?你说什么?

咔:什么都没说,赶紧给我习惯这个称号,睡觉!

久:那小胜,晚安。


【胜出】 笨蛋吗

  • 是纯情小男孩们的故事

  • 写的不好多多见谅


  

“你他妈说什么?”爆豪看上去并没有生气,语气也是相当平和,但是绿谷就是有一种下一秒他就会被眼前的金发少年生吞活剥了的感觉。

  “我说——”绿谷用力闭上了眼睛,“我不想跟小胜在一起。”

  见爆豪迟迟没有回应,他睁开一只眼睛往上看,爆豪把视线转到了右边,发现绿谷在看他,便后退了一步,转身走时对绿谷说:“随便你。”

  绿谷觉得爆豪一定是中了什么个性,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说他喜欢自己,绿谷很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着强大的自尊心,做什么都要是第一。他们虽说是幼驯染,但是爆豪对他的态度他是知道的,他明白爆豪不可能会喜欢上他,更不可能会说出“和我交往吧”这样的话,就算会说,也不是对他。

 “绿谷,今天的笔记借我一下吧,拜托了。”上鸣苦着一张脸,双手合十的对绿谷说。“上鸣同学?笔记的话我借给切岛同学了哦。”绿谷对上鸣不好意思的笑笑。“哦好的!”上鸣像是突然明白什么了一样,朝着切岛的方向跑过去了。绿谷看了看窗外,乌云都聚在了一起,下一秒便下了倾盆般的大雨。还好他早上记得带了雨伞,绿谷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

  “小胜?”绿谷就算没谈过恋爱但也能明白现在的尴尬,他干笑了两声,“有什么事吗。”“我没带伞。”红色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绿谷总觉得这样一直对视着不太好,把目光转向窗外:“那我们一起回去就好。”“哦。”飞快的回了一声,爆豪就转过头,用手撑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节是麦克老师的英语课,爆豪第一次发了呆,被点名的时候麦克老师的声音震的浑身一抖:“爆豪同学!你发呆了哦!”和头发一样颜色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十分不耐烦的回了一声:“啊,知道了!”切岛和上鸣对视一眼,对着对方点了点头。

  “爆豪,你是不是失恋了啊。”切岛一个直球让原本就不爽的爆豪更加不爽了。“关你什么事啊狗屎头!连喜欢的人都没有你好意思跟我说这个吗!”爆豪接住了切岛扔过来的饮料,单手开了盖子喝了一口。上鸣本想着把爆豪带上天台他就会触景生情把他今天的情况说出来,结果他还是失策了:“爆豪,你也不看看你今天的样子,跟被甩了没有区别啊。”然后还他的就是一个爆破。“是又怎样。”能把被甩说的那么堂而皇之的可能也就只有他爆豪胜己了。“明明是个池面,竟然也会被拒绝吗。”上鸣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是池面的事实。“是啊,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来着,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啊。”切岛好整以暇的看着把手里的饮料喝完的爆豪,后者只是看了他一眼,说:“不是女孩子。”

  切岛和上鸣愣在原地。

  上鸣先反应过来,用手肘捅了捅切岛的手臂:“是什么样的男孩子?”爆豪盯着那个喝完了还被他捏成奇怪形状的铝罐,没有说话。“爆豪,你喜欢男人我们不介意,就是想知道让你这么心神不宁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仅此而已。”切岛看出今天爆豪的异样了,他们是兄弟,如果因为这件事就有芥蒂,那才奇怪呢。

  “是废久”爆豪说完,把罐子丢到了天台的另外一边,然后坐下,非常与他不符的叹了口气。这下上鸣是真的呆住了,顶着一张放完十万伏特的傻脸看向切岛,发现他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跟他表白,然后被拒绝了?”上鸣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啊干嘛啊傻瓜脸!你这是什么表情?!”爆豪十分嫌弃的看着他们,他本来心情已经很不好了,再看到这两个像傻子一样的人可能他自己也会变成傻子,于是他打算回教室。“等等等等,你竟然喜欢绿谷吗?明明我们都以为你是讨厌他的啊。”切岛眼疾手快拉住爆豪,说出了上鸣心中的疑惑。“老子是喜欢他!讨厌他还会让他在我身边呆那么久吗!”爆豪一把甩开切岛的手,恶狠狠的说。“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绿谷拒绝你了。”上鸣摸了摸下巴,一脸认真。

  爆豪把目光转向他,是他感兴趣的话题。“你的性格太让人不放心了。”上鸣上下打量了一下爆豪,“明明你全身上下都挺好,就是这性格差的像屎。”爆豪忍着炸了上鸣的冲动,示意他继续说。“你要主动去接近绿谷,他是个温柔的人,你又和他是幼驯染,日久生情。”爆豪突然有点庆幸跟他说了放学一起回去,可是现在晴空万里,算了,管他呢。

  上课铃声把他们召回班里,爆豪一进班里就发现了在桌上睡着的绿谷,长长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了一片小小的阴影,脸上的肉被手臂挤起来,连雀斑也皱成一团,有些杂乱的海藻头看上去那么可爱,爆豪刚把手放到他头上,手中的爆破声消失,用力搓了搓他的头。绿谷有些迷糊的睁开眼,大家都坐好在座位上,只有小胜的坐姿有些怪异,是侧着的。“要上课了,小胜。”绿谷提醒他。“不用书呆子提醒老子也知道。”爆豪快速的转过椅子,有些刺刺的头发挡住了他发红的耳尖。

  放学了,绿谷和丽日饭田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校门口的金色被夕阳映的晃了眼睛。“喂臭书呆子,你说过今天要跟我一起回家的吧?”爆豪把双手插进裤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校霸欺负好学生了呢。绿谷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收回去,转头对丽日和饭田说:“抱歉,丽日同学,饭田同学,今天我和小胜说了要一起回家,我就先走了。”“小久可要小心点啊。”丽日看了一眼爆豪,担忧的对绿谷说。“没事的,丽日同学。”绿谷向他们道别就朝着爆豪的方向走了过去。

  “抱歉小胜,等了很久吗。”绿谷小跑过去。爆豪没有接话,只是朝着家的方向走,绿谷就在他后面跟着,像他们小时候一样。其实绿谷不明白为什么爆豪想和他一起回家,可是又想了想今天他的告白,是那个个性的副作用吧,便这样想。绿谷一直低着头走,没注意到眼前的人停下了脚步,一头撞了上去。“小胜对不——”绿谷看着眼前放大的脸,像是被噎到一样,就这样和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对视了很久。

  等到爆豪把脸移开,绿谷才发现这不是家的方向。“这里是”“你不记得了吗,小时候我们第一次遇到的地方。”爆豪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并示意绿谷也坐下。绿谷很久没有和爆豪这样坐着了,显得有些拘谨,他问爆豪:“为什么要来这里?”爆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啊,就是想看看。”

  撒谎。

  绿谷看着爆豪,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那个小沙堆,应该是住在这里的小孩堆的,是一座小小的城堡。他好像想起来以前跟爆豪在这里一起堆沙子玩,玩游戏,好像他们还拉钩起了什么誓言,但是他不记得了。

  “喂废久,为什么拒绝我。”爆豪保持着刚刚的姿势,张口问。“小胜我们都是男的。”绿谷把目光收回来,看着爆豪的侧脸,傍晚的夕阳打在他另外一边脸上,原本就长得很好看的脸在此时更是金光闪闪,就连看起来很刺的头发也像是被同化了一样柔软。“你介意的不是这个。”是陈述句,爆豪也转过头看着绿谷,碧绿的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发光。“小胜,”绿谷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我呢?”爆豪用力的抓住绿谷的肩膀,脸上多少带了点怒意:“我他妈在问你!”绿谷知道自己挣不开他,他也不想对不是敌人的人使用个性,所以他看着爆豪此时就像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说:“小胜,你只是中了个性而已,你回家后让光己阿姨带着你去看医生吧。”爆豪脸上的怒意更甚:“回答我。”绿谷深吸一口气:“小胜讨厌我。”“哈?”“小胜你只是误解了对我的意思而已,这不是喜欢。”绿谷眨了两下眼睛。“那看来你很懂啊,你到是说说什么是喜欢。”爆豪气的都笑了,把手收回来皱着眉看他。“再怎么样也要是温柔的人啊。喜欢一个人难道不会想珍惜他吗!”绿谷义正言辞的说。“你觉得老子不珍惜你吗?”“我不懂小胜怎么想的但是我没有感受到小胜的喜欢。”绿谷自己对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了解,就他刚刚说的那些都还是之前丽日给他讲的一些小故事里面听来的。“喂废久。”爆豪叫了他一声。“怎”绿谷看着越来越近的脸,直到感受到唇上的一片柔软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推开爆豪,只是任由他把舌头也伸了进来,在碰到他的舌头那一刻绿谷推开了爆豪,爆豪看着绿谷红到脖子根的脸,翘起嘴角笑了笑:“现在感受到了吗。”

  回家的路上,两个红透了脸的少年一前一后走着,爆豪感受着从小指传来的热度,明明只是食指勾着小指,却让他控制不住的笑出声。

  “小胜在笑什么?”绿谷紧了紧食指,向爆豪看去,爆豪转过头,笑容还挂在脸上:

  “笑你是笨蛋。”